手机版 暖百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物简介 >

山东英雄豪杰大词人辛弃疾的个人资料简介

1003次浏览     发布时间:2024-01-08 18:39:00    

辛弃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(今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四凤闸村)人。南宋豪放派词人、将领,有“词中之龙”之称。与苏轼合称“苏辛”,与李清照并称“济南二安”。

辛弃疾生于金国,少年抗金归宋,曾任江西安抚使、福建安抚使等职。著有《美芹十论》、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,退隐山居。开禧北伐前后,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、镇江知府、枢密都承旨等职。开禧三年(1207年),辛弃疾病逝,年六十八。后赠少师,谥号“忠敏”。

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为志,以功业自许,却命运多舛、备受排挤、壮志难酬。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,而是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、民族命运的关切、忧虑,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。其词艺术风格多样,以豪放为主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,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现存词六百多首,有词集《稼轩长短句》等传世。

辛弃疾出生时,北方就已沦陷于金人之手。他的祖父辛赞虽在金国任职,却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够拿起武器和金人决一死战,因为辛弃疾的先辈和金人有不共戴天之仇,并常常带着辛弃疾“登高望远,指画山河”(出自《美芹十论》),同时,辛弃疾也不断亲眼目睹汉人在金人统治下所受的屈辱与痛苦。这一切使他在青少年时代就立下了恢复中原、报国雪耻的志向。因而他有一种燕赵奇士的侠义之气。

勇谋兼备

辛弃疾被公认很猛,文武双全,来去如风。他二十二岁就拉起一支两千多人的抗金队伍,在敌后建立根据地。辛的好朋友、好兄弟洪迈,把他传奇般的真实故事记录下来,写成了农家小屋传记《稼轩记》。其中有两个经典桥段:一个是杀和尚,一个是杀知州。

先说杀和尚。这是有勇。

辛弃疾在敌后根据地打了一年多的游击,投奔了山东境内最大的一支义军,首领叫耿京。两军相汇,声势大振,与中原义军遥相呼应。辛弃疾在耿京手下任“掌书记”,就是秘书室兼机要室主任,掌管文书和帅印。

手下有个叫义端的,行为极其不端,是个花和尚,坏和尚,叛徒和尚。该和尚也曾是小股义军之首,被辛弃疾划拉到耿领导麾下。这家伙七情六欲未绝,吃苦在后享乐在前,暗通金兵,偷了领导耿京的帅印,连夜遁形。领导很生气,语气很坚决,后果很严重。荐人有失,眼睛被什么东西糊住了?

太没有面子了。太让人气愤了。辛弃疾立下了军令状:不追回帅印,提其头来见,无脸见江东父老,自杀以谢天下。

辛弃疾带领一票人马追至敌营,生擒义端。义端跪地求饶说:辛大大,你面如青兕,你力拔山兮气盖世,你印堂发亮,将来定有大造化……当然,结束语是:你饶了我这条狗命吧。

辛弃疾是谁,一刀下去,没有商量。青兕是古代的一种猛兽,义端吐出的这个词,向我们勾勒了辛弃疾青年时的相貌和体态,透露出北方汉子的霸气。

再说杀知州。这是有谋。

金人回撤北方,对义军采取大棒加胡萝卜政策。义军智库核心成员辛弃疾献上一计:派人联络朝廷,节制权交归宋军,再在金人后院放把火,打不过就跑,南下渡淮水可归宋。谁出的主意,任务谁领走。然而在辛弃疾联络宋廷之时,后院起火,领导耿京被一个叫张安国的部下所杀。叛徒的奖品是官帽儿一顶——济州知州。

辛弃疾领着五十骑,驰往济州府,求见张知州。庆功酒喝得头大的张安国,得意中以为自己魅力爆棚,辛弃疾投奔他来,于是传令接见。谁料辛弃疾将他一把活捉过来,一面中气十足向驻军大呼“南宋十万大军将至,识相的老实点”,一面展示金光灿灿的圣旨。数万驻军,皆为汉人,且大半是耿京旧部,纷纷仰望圣旨拜倒。辛弃疾押张安国,带万余人直奔淮水,“渴不暇饮,饥不暇食”,直到过了淮水,进入南宋境内才倒头大睡。睡觉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张知州一个痛快,从腰部砍成两截,遥祭耿领导在天之灵。

武气入文

辛弃疾带了一万多人的部队归南宋,却从基层做起。毕竟是北边过来的“归正”人,好歹过过政审。很多人在背后说他“杀人如草芥”,不宜掌大权。这种议论在南方籍的官员中很多。

辛弃疾是“归正”后才开始搞文学创作的。他在北方打仗时,作品几乎是零蛋。到南方做官以来,生活一下安定了下来,富贵也突如其来。然而他有抱负,他不喜欢这种安稳。他是风一样的男子,他要吹向任何需要他搏杀的地方。

无仗可打的辛将军,埋头写《美芹十论》,这些天才论文,有理有据,有想法有深度,可执行可操作,陈述抗金救国、收复失地大计。可惜生不逢时,宋孝宗没有重视。

皇帝的心,天上的云,哪里猜得透。单纯的将军遇到了复杂的政治问题。

辛弃疾的心是岳飞的心。这匹来自北方的狼,却年复一年待在南方温柔乡。屈指数来,渡淮南下已十年。当了官儿,应酬就多,娶妻生子,安乐窝里磨啊磨,英雄气尚能持久否?

英雄受着煎熬,艺术的火山却正在迸发,于是写下“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,清光更多”。除了辛弃疾,恐怕没有人想去削那可怜的桂树吧。将军挥笔如刀。山河破,血性男儿心肝碎。砍去枝繁叶茂,方见人间清辉。我让你挡我“长空万里,直下看山河”。

看来不用担心英雄气能不能持久的问题。英雄气原封不动。英雄气力透纸背。英雄气穿云破雾。

三十五岁的辛弃疾升江西提点刑狱,相当于军区总司令。辛弃疾发挥军事特长,搞定了令宋孝宗头大的茶商军。这次军事行动让辛弃疾的雄心再度“噼噼啪啪”燃烧起来。正值壮年,当是干大事的年纪。

英雄之心

什么大事?建立飞虎军。沙场秋点兵。其时他已是湖南安抚使,省级干部,兼省军区司令员。他大刀阔斧,不按常理出牌。营地需大量石块,他就让囚犯到城外的驼嘴山凿石,卖力者减刑。有人举报他胡来,枢密院派来督察,带着圣旨,他把圣旨藏下,该怎么干还怎么干。等营地建好了,飞虎军住进去了,一切安顿好了,他才把圣旨拿出来,小范围地学习了一下下。这哪行?太公然,太直接,太容易让人抓住话柄了。于是关于飞虎军的宏伟计划化为泡影。

辛弃疾被调离原职,但依然我行我素。他在江西隆兴府遇灾荒年,大户囤粮,米价暴涨。辛氏告示只有八个字:囤粮者配,抢粮者斩。立竿见影,谁会跟自己小命过不去?

被小人盯上是最没有办法的事情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说你是,不是也是;说你不是,是也不是。四十多岁的时候,辛弃疾的官运戛然而止。

辛弃疾活了六十九岁,离古稀一年之遥。

人生统共三个二十年:华北二十余年,江南做官二十年,信州隐居又是二十年。暮年出山做过大官,时间不长,老原因,人言可畏,连老同志也不放过。第一个二十年,是霸气加英雄气;中间一个二十年,英雄气成憋气;最后一个二十年,仍有豪气。

这位风一样的男子,八百多年前驰骋于点兵沙场,八百多年后仍然纵横于纸上江湖。他文气融入武气,唐代边塞诗人也望尘莫及。

他还带给我们一缕温情,让我们不禁神往,这位与人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、悄然微笑的风一样的男子。

青玉案·元夕

辛弃疾

东风夜放花千树,

更吹落,星如雨。

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蛾儿雪柳黄金缕,

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众里寻他千百度,

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辛词现存六百多首,是两宋存词最多的作家。其词多以国家、民族的现实问题为题材,抒发慷慨激昂的爱国之情。辛词继承了苏轼豪放词风和南宋初期爱国词人的战斗传统,进一步开拓了词的境界,扩大了词的题材,几乎达到无事无意不可入词的地步,又创造性地融汇了诗歌、散文、辞赋等各种文学形式的优点,丰富了词的表现手法,形成了辛词的独特风格。

辛弃疾代表作

《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》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!

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

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!

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

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

江晚正愁余,山深闻鹧鸪。

《清平乐·村居》

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。醉里吴音相媚好,白发谁家翁媪?

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;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

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

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孙仲谋处。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。人道寄奴曾住。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

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(bì)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。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

《西江月·夜行黄沙道中》

明月别枝惊鹊, 清风半夜鸣蝉。 稻花香里说丰年, 听取蛙声一片。

七八个星天外, 两三点雨山前。旧时茅店社林边, 路转溪桥忽见。

《南乡子·登京口北固亭有怀》

何处望神州?满眼风光北固楼。千古兴亡多少事?悠悠。不尽长江滚滚流。

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。生子当如孙仲谋。

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 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

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

楚天千里清秋,水随天去秋无际。遥岑远目,献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楼头,断鸿声里,江南游子。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

休说鲈鱼堪脍,尽西风,季鹰归未?求田问舍,怕应羞见,刘郎才气。可惜流年,忧愁风雨,树犹如此!倩何人唤取,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?

《摸鱼儿·更能消几番风雨》

淳熙己亥,自湖北漕移湖南,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,为赋。

更能消、几番风雨、匆匆春又归去。惜春长怕(一说“恨”)花开早,何况落红无数。春且住。见说道、天涯芳草无(一说“迷”)归路。怨春不语。算只有殷勤,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。

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。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?君莫舞,君不见、玉环飞燕皆尘土!闲愁最苦。休去倚危栏,斜阳正在、烟柳断肠处。

《浣溪沙·偕叔高子似宿山寺戏作》

花向今朝粉面匀。柳因何事翠眉颦。东风吹雨细於尘。

自笑好山如好色,只今怀树更怀人。闲愁闲恨一番新。

《菩萨蛮·赏心亭为叶丞相赋》

金陵赏心亭为叶丞相赋 青山欲共高人语,联翩万马来无数。烟雨却低回,望来终不来。 人言头上发,总向愁中白。拍手笑山鸥,一身都是愁。

清平乐·独宿博山王氏庵

绕床饥鼠,蝙蝠翻灯舞。屋上松风吹急雨,破纸窗间自语。

平生塞北江南,归来华②发苍颜。布被秋宵梦觉,眼前万里江山

《清平乐·检校山园书所见》

连云松竹,万事从今足。拄杖东家分社肉,白酒床头初熟。

西风梨枣山园,儿童偷把长竿。莫遣旁人惊去,老夫静处闲看。

《阮郎归·耒阳道中为张处父推官赋》

山前灯火欲黄昏,山头来去云。鹧鸪声里数家村,潇湘逢故人。

挥羽扇,整纶巾,少年鞍马尘。如今憔悴赋招魂,儒冠多误身。

《太常引·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》

一轮秋影转金波,飞镜又重磨。把酒问姮娥:被白发、欺人奈何?

乘风好去,长空万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
《鹧鸪天·戏题村舍》

万事云烟忽过,百年蒲柳先衰。而今何事最相宜?宜醉宜游宜睡。早趁催科了纳,更量出入收支。乃翁依旧管些儿,管竹管山管水。

《鹧鸪天·鹅湖归病起作》

枕簟溪堂冷欲秋,断云依水晚来收。红莲相倚浑如醉,白鸟无言定自愁。

书咄咄,且休休。一丘一壑也风流。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觉新来懒上楼。

《鹧鸪天·送人》

唱彻《阳关》泪未干,功名馀事且加餐。浮天水送无穷树,带雨云埋一半山。 
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站长邮箱 87868862@qq.com Copyright © 暖百科 琼ICP备2023010360号-5